"气死人啦!薛芳菲先是坑了姜梨,又害了琼枝,萧蘅惨变‘棋子’"

探讨之中,疑问浮现:这究竟算不算一部纯粹的‘爽剧'?观感由喜转怒,初时的赞誉似乎言之过早。

剧中,温柔良善的姜梨,仅仅因为援手薛芳菲,便遭堂主无情重击,生命戛然而止。而另一侧,纯真的琼枝,因好奇探询薛怀远父子的下落,竟被冯县令等人性命相逼,结局凄惨,令人心痛难当!

外界评论纷纭,视此剧为无需深究逻辑的爽剧典范,然而,对于熟悉于正剧风格的笔墨而言,这位女主角的设定实属罕见,甚至有些超乎想象的离奇。

薛芳菲,淮乡才名冠绝的女子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轻巧间便让季淑然与姜若瑶颜面扫地,更巧妙布局令姜若瑶痛失未婚夫,观众为之拍手称快。可为何,这位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女子,其复仇之路却渐行偏颇,手段趋于直接而粗犷,昔日的精明何在?

一切似乎从宫宴上与婉宁公主的初次交锋开始,薛芳菲的表现就显得不尽人意。在此前分析中已提及,以薛芳菲当前实力,直面婉宁实属不智,她本不应如此草率行事,引火烧身。

逃离京城,薛芳菲重返姜梨外祖家,身边仅携带桐儿一仆,此举实在令人费解。及至渌阳,其行为愈发令人瞠目:挑战权贵佟府尹,带领“文弱”的三舅涉险黑市,乃至孤身面对冯县令之辈,种种行为,让人不禁质疑,中书令太师之女的,在现实面前竟是如此苍白无力。

尤为惊人的是,面对冯县令的步步紧逼,薛芳菲竟无任何退路,若非萧蘅及时赶到,怕是早已香消玉殒。这一连串的情节设计,让人在愤怒之余,更多的是无奈与失望。

再谈肃国公,这位曾令人闻风丧胆的角色,此刻却仿佛成为了薛芳菲的专属“道具”。薛芳菲领着桐儿与三舅踏上旅程,对他们的安危是否有所考虑?萧蘅虽被视为薛芳菲的“”,但细究之下,他更像是一个服务于主角的“工具人”。身为太师千金,岂会无钱雇佣?叶家贵为首富,难道会忽视对外孙女的保护?

而薛芳菲面对重重,尤其是那些与李相国、长公主勾结的恶徒,仅凭两名毫无自保能力的随从,妄图救出父亲,这无疑是羊入虎口之举。至于婉宁公主在外城的出手,以及薛芳菲的全身而退,其间逻辑漏洞百出,难以服众。

推进至今,薛芳菲在经历生死后,肩负重任,未来是否还将继续上演类似的冒险?萧蘅是否只能依靠她才能逐步揭开谜团?这一切,只让人感叹:“惨”字当头!

观剧已近二十集,放弃实属不舍,但日益累积的不满情绪,让继续观看成为一种折磨。同为观众的你们,是否也有此感?是否也在犹豫是否该按下“弃剧”键?

于正的剧作,历来以引人入胜著称,让人难以割舍,未曾料想,《墨雨云间》竟也让我陷入了这样的两难。不得不承认,此剧在视觉效果与演员表演上尚有可观之处,但剧情上的硬伤却如同一根刺,梗在心头,让人扼腕。或许,是初时的惊艳太过强烈,导致后续的落差显得格外巨大。

关于《墨雨云间》的深度剖析,暂且告一段落,更多独到见解,敬请期待下回分解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柠檬电影 » "气死人啦!薛芳菲先是坑了姜梨,又害了琼枝,萧蘅惨变‘棋子’"

赞 (0) 打赏

相关推荐

    暂无内容!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